忍者ブログ
2018/06月
≪05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7月≫
[1] [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因为我觉得我需要自省一下,防止虚度剩余不多的20天= =

第一个是按时作息,抓紧时间画画,不要浪费时间在电脑上,不要熬夜。不要焦躁,每天把该做的事做完,只要画一定会有进步的。少看别人的画,不和别人的情况做比较,做好自己就好。

第二个是不再关注预算之外的本子信息,这几个月这些本也够了。买再多的本自己也画不出,好本是少数,不如去看文治愈。自己萌的要自己画出来才有意义啦。入一堆二流本子不如留下钱买好妹子。

然后在5月回北京前把围巾织掉,云雀改完,去剪头发。

我应该还可以更努力一点的,嗯。
PR

今天什么事也没做,除了晚上和宿舍的人聚餐出门,也没有画画。

吃完饭别人在拼酒的时候我看起刚存进手机的文,好像整桌人只有我滴酒不沾,从头到尾只喝着温温的酸梅汤。打扮长相又文静,食量小,不吃辣,不喝酒,对菜很挑剔,这些总给人乖巧大小姐印象的习惯汇聚到一块儿的时候,让我打心眼儿里对自己感到鄙视,因为我知道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人。但是现在已经无所谓了,顺其自然。
所以不想说话和参与的时候我随意看起了手机里的瓶邪文。

丧家犬。
原来以为是贬义的词汇,看了一些才发觉题意似乎并不是这样。丧家犬,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没有亲情没有温暖对外敌意很深,即使被收养后也很难与人亲近,时刻担心被丢弃。大概是指闷油瓶吧。
总有一些作品,看得时候让你觉得烦躁不已,心灵得不到一丝治愈,也没有恐怖悬疑小说的紧张和爽快感——但却忍不住要往下看。
大概抱着下面的情节能驱散这股烦躁的希望,或者想看到尽头会是怎样。虽然这类文很可能到最后也是让人烦躁得要命的结局。

真是……不怎么想看到这种文,但是一旦看了,却忍不住要继续看下去。
这种时候总觉得自己内心的阴暗要被发掘出来了。
好像中了毒,发了癫,一边微笑,一边杀人的感觉。

活着,大概是这世上最宝贵,最艰难的词语吧。
你拼尽所有力气,甚至抵上性命,只是为了让我一无所有地活着。
而我却活得并不开心,我想如果我们的身份对调,我一定会——为了让你不再寂寞,亲手结束你。

哪一边都是温柔,哪一边都是残酷。

熬夜看完了无邪中心的中篇《虚应空中诺》,心里感慨万千又没办法马上入睡了orz

本来看到是BG设定想pass,但是看到它似乎有一篇很棒的瓶邪有关的长评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下来看,反正我的抗雷能力也给锻炼出来了。但是看完以后发现其实这文已经超越了BG或者BL了,要说BG的话感受到的更多却是吴邪一家普通平凡的亲情,要说BL的话根本也已经是超越了单纯的爱情了。

其实我是一直认为瓶邪之间是一种深沉的爱(当然是自己脑补),但其实也只是因为这样想比较轻松把,可以单纯地爱或者痛,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没有想过,也许《虚应》里的感情才更接近符合原作的吴邪和小哥——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没有开口说过爱,却是生命里超越了爱情的深刻痕迹,那样下来无论HE还是BE,都让人无法爽快地开心或者难过。

那个作为正文瓶邪ending补完的《Mr.Beholder》(旁观者),简直了……我只能说真不愧是小三爷本命(无恶意),对待小哥完全后妈啊抱头,这尼玛人死了咋还都能这么惨啊简直惨不忍睹精神折磨啊!
虽然设定瓶邪不是纯粹爱情的话,我心里还能稍微好受一点但还是很惨啊好吗!!
张起灵你这个人间悲剧人都死了咋就能比活着还惨啊!!!!做鬼做得比做人时候还没存在感真是够了,不过其实吴邪还是能轻微感觉到的(心灵共振!)。

相比之下写了衍伸番外的姑娘你真是个好人(抱住痛哭),谢谢你让小哥解脱了(咬手绢),谢谢你让小哥能和吴邪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擤鼻涕)呜呜呜呜……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希望他们早点告别各自解脱,现实总是残忍的你过你的安生日子我投我的胎咱们好聚好散来世相见再断背呜呜呜QAQ

【爸爸,他说“再见”了……】
不会有“人”再在浴室门口挡住他的去路,然后看他略微疑惑后穿过自己的身体,不会有人再拨拉他车内后视镜上的平安符,而他只以为是车内轻微的颠簸。
十年,够了,该离开了。

超想把这个短短的衍伸番外画出来啊(哭),但是画力太弱又不想把喜欢的CP画得太见不得人只能存下来备忘,现在已经存了一堆了望天,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画出来呢(再哭)。

目前最想画的短篇有:
《沉眠》
《物质》
《虚应空中诺》的衍伸

希望能在多到我画不完之前,在我对这对的热情淡去之前画出来。

PS:发现重新开始写日志以后基本全跟瓶邪有关,这说明我整天除了看文什么正事都没干……5月份要上课了,希望有所好转囧,不过那时大概也没空写了orz

不记得是第几次温习《毒》了。

已经不记得看的第一篇瓶邪是哪篇,反正肯定是名篇,毒是最早看的几篇之一。那时候连单行道都不懂,找不到什么好文,就在宿舍熄灯以后,窝在被子里反复看毒。
有时候只随意跳着看一些片段,反正整个故事再简单不过,写的不过是心里的思念。
但是无论从哪里开始看,都会有戳到泪腺的地方。
大片大片细细密密的心理描写,好像游离在世界之外,走到哪里,做着什么,都能想到他,都在想他。爱一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吧,有时候其实并没有森么逻辑可言,只是想他了,所以看什么听什么做什么都是他。
就像是陷入了一个名为他的漩涡,中了一种名为他的毒。
自从闷油瓶以突兀而惨烈的方式离开后,吴邪就像着了魔一样,他沉默,无处发泄,毫无目的地旅行,锻炼身体,开始下斗。他所做的事情概括起来只有两个字:找他。
寻找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单单是去往那个人所在的路上才叫寻找。

三年之后,当他决定前往格尔木真正踏上寻找他的旅程,他终于能够坦诚地面对一直逃避的现实。他说,我知道,他已经死了。那时我在场,我也看见了。从他身前飞出的碎肉沫还黏在了我身上。
他一个人重新走在他们最后的旅途上,找回那把丢失在蛇沼的黑金古刀。
混乱中他大喊着让自己把刀扔给他,自己却一个手软提不起那沉沉的龙脊背。
他只好赤手空拳和巨蟒搏斗,惹了一身的伤,最后还丢了性命。
吴邪终于抱着那把刀痛哭出声。

这世上怎么会有一种叫做张起灵的笨蛋。
他活着的时候为了保护别人丢了性命,死了却依然不肯喝孟婆汤,为了在奈何桥边确认一眼自己的保护是否当真万无一失。
他怨吴邪太固执,怎么就不能听自己的话,待在安全的地方,好好活,安稳睡。
却不知道最固执的就是他自己。

【这世上为什麽就有这样的情感,能让欣慰和责备,悲伤和快乐,同时并存;不管它有多矛盾,不管她或他可能丢出的反驳,有多大声。
我还是要救他。
因为我爱他。】

 

不坑也烂尾。

要盼得一篇好文以原有的状态走向结束该是多么地不容易啊,所以我才会那么期待《妄想照进现实》。
但《甲乙丙丁》是一定坑了吧,我原本以为会更长一点,但是居然只有19章orz感觉故事情节的走向还没有完整呈现出来就坑了,完全无法猜测下面发生了什么orz
虽然我很想说,不要坑啊那么好一文才开了个头!!!好想继续看下去啊!!!!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只能看开一点了orz

是说吴邪在秦岭最后落入水中时潜意识希望小哥来救他,而物化出了内心中所期盼的闷油瓶。嗯,也就是他苏出来的闷油瓶=。=
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场景。
一个是闷油瓶陪着吴邪去下一个斗,胖子小哥同行。在只有两人的火车车厢内闷油瓶拜托吴邪,“他(小哥)不知道能为了什么活下去,吴邪,帮帮他。”
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他本应该和复制出来的老痒一样,和本我是对立的存在,可是他从没想过要取代小哥活下去,甚至在最开始因为吴邪思想动摇而身体快要消失的时候也只是淡漠地站在那里,好像他这个人有或没有,作为谁活下去根本都没所谓。这大概也是由小哥本身的性格决定的,虽然闷油瓶是吴邪理想中的小哥,可是内在最根本的东西还是一样的。
那一句“帮帮他”是从小哥那里继承来的温柔善良,是对自己的恻隐之心,也是替代自己的求助。
代替那个封闭了内心,绝对不会向别人示弱的自己说,救救我。

还有一个其实是个很普通的场景,但是大概由于我思维太过活络,脑补太过积极,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orz
在草原上一行人被诡异的藏民追杀,闷油瓶独自留下来拖住追兵,小哥敲晕了吴邪强行带走了他。马行到草原和沙漠的交界处,吴邪拜托小哥放他下去看一眼闷油瓶有没有赶上来,一路上一直无视他要求的小哥没有吭声,忽然调转了马头,吴邪眼前由无际的沙漠变成了无际的草原。空无一人的草原上,只有风吹动草发出的沙沙声响。
在文里,闷油瓶虽然是小哥的复制品,却和小哥是有着明显不同的,他的诞生实现了许多吴邪对于小哥的期盼。然而小哥还是原来那样,虽然保护吴邪,救他于危难,在其他时候却依然冷淡无视。如果说闷油瓶对吴邪的温柔是形于外,那么小哥则是藏于内。
但是就在他无声地为吴邪调转马头的那一刻,那种藏在深处的浅浅的温柔瞬间涌出来,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扩散开来,融进迎面吹来的,带着闷油瓶心意的风里。(这真是个复杂又狗血又难理解的句子,我不知要怎么表达orz)
他们本是一个人,又是不同的两个存在,然而却在某处联系,汇聚,重合。
真让人心情复杂感慨万千啊啊啊QAQ

然后这文还有一个让我喜欢的地方,就是里面的吴邪让我喜欢。其实大部分文里我都偏向比较喜欢小哥,噗,因为小哥比较容易写得萌吧。不过这文里的吴邪还是挺让我待见的,虽然他潜意识里是希望小哥来救他,但是在知道因此物化出了闷油瓶后,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为自己得救了而庆幸,而是深深责怪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糟糕和过分的事情。他既不能马上宣告闷油瓶的存在,也不能让他随便消失。他能注意到闷油瓶细微变化的含义,因为他是在设身处地地为他想。他清楚地知道闷油瓶和小哥是两个人,虽然闷油瓶本是小哥的复制品。他知道自己对闷油瓶负有的责任,明白并坦承地接受闷油瓶保护自己的心意,他用力地去回应他的拥抱,为他心疼,并没有因为他是或不是小哥而有任何犹豫。

对待小哥,基本也按照原本那样自然地展开,而因为闷油瓶而稍有改变的心境大概就是那句“帮帮他”。吴邪最让我喜欢地地方,应该就是既明白他们的联系,又能够把小哥和闷油瓶当做两个人来公正对待。

也许这挺普通的,又或者根本偏离了原来的瓶邪。但是我真是受够了除了“我爱你”就什么都不懂以为爱就能解决一切的吴邪,和该做的啥都做了还弄不懂自己喜欢小哥的吴邪。如果说前者是偶像剧看多了的恋爱少女,那后者不是傻逼就是不敢面对问题的胆小鬼。所以能出现这样一个正常的善良的吴邪真的让我,挺感动的orz

就是这样一篇文它坑了orz

说到物质化,不得不想起物质化始祖——痒哥(噗)好吧,他算哪门子始祖orz
现在才发现物质化是多么好的一个梗啊,用得好可以这么这么虐,痒哥要是没有这个虐属性萌点就只剩下眼镜(微弱)和恋母了啊啊啊啊!!!!!!这样也没关系吗!!!!!那还是青铜神树的解子扬吗!!!!!三苏!!!!求你!!!!求你不要剥夺痒哥最重要的属性啊啊啊!!!!!
你虐完告诉我秦岭神树只是个骗局QAQ
你告诉我以后都没有痒哥出场的戏份了!!!!!
原来真·青梅竹马只是个跑龙套吗!!!不要告诉我连青梅竹马的设定都是意淫!!!!!!!
我的痒哥啊啊啊orz(抱头撞地

昨天收到了阿敬的挠痒本,各种心疼QAQ
“无论世界上有多少物种,最终也就归为两类,死的和活的。而我,却是不可能存在的第三种。”
害怕到能够勇敢地亲手杀死本我,脆弱到能够坚强地和朋友形同陌路。
与其说喜欢痒哥,不如说是心疼作为复制品而活下来的他。
总比死了好,最开始大约是这样想的,却没有想到有一种活法比死了更不如。

可是盗8一出来这样的痒哥就不存在啦!!!!!因为秦岭神树只是个骗局哟!!!!!
这才是你最大的悲剧啊,痒哥,原来你只是辛辛苦苦演了一场苦情戏么
你们他妈的都是影帝!!!!影帝啊摔!!!!!!




混蛋。
プロフィール
HN:
akiko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学画画中。
カレンダー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06/21 akiko]
[06/20 su]
[06/10 akiko]
[05/12 F]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Ninja Blog
template by Temp* factory    phot by FOG.
cat of model by Cat Cafeねころび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