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2018/06月
≪05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7月≫
[13] [17] [16] [15] [14] [12]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记得是第几次温习《毒》了。

已经不记得看的第一篇瓶邪是哪篇,反正肯定是名篇,毒是最早看的几篇之一。那时候连单行道都不懂,找不到什么好文,就在宿舍熄灯以后,窝在被子里反复看毒。
有时候只随意跳着看一些片段,反正整个故事再简单不过,写的不过是心里的思念。
但是无论从哪里开始看,都会有戳到泪腺的地方。
大片大片细细密密的心理描写,好像游离在世界之外,走到哪里,做着什么,都能想到他,都在想他。爱一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吧,有时候其实并没有森么逻辑可言,只是想他了,所以看什么听什么做什么都是他。
就像是陷入了一个名为他的漩涡,中了一种名为他的毒。
自从闷油瓶以突兀而惨烈的方式离开后,吴邪就像着了魔一样,他沉默,无处发泄,毫无目的地旅行,锻炼身体,开始下斗。他所做的事情概括起来只有两个字:找他。
寻找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单单是去往那个人所在的路上才叫寻找。

三年之后,当他决定前往格尔木真正踏上寻找他的旅程,他终于能够坦诚地面对一直逃避的现实。他说,我知道,他已经死了。那时我在场,我也看见了。从他身前飞出的碎肉沫还黏在了我身上。
他一个人重新走在他们最后的旅途上,找回那把丢失在蛇沼的黑金古刀。
混乱中他大喊着让自己把刀扔给他,自己却一个手软提不起那沉沉的龙脊背。
他只好赤手空拳和巨蟒搏斗,惹了一身的伤,最后还丢了性命。
吴邪终于抱着那把刀痛哭出声。

这世上怎么会有一种叫做张起灵的笨蛋。
他活着的时候为了保护别人丢了性命,死了却依然不肯喝孟婆汤,为了在奈何桥边确认一眼自己的保护是否当真万无一失。
他怨吴邪太固执,怎么就不能听自己的话,待在安全的地方,好好活,安稳睡。
却不知道最固执的就是他自己。

【这世上为什麽就有这样的情感,能让欣慰和责备,悲伤和快乐,同时并存;不管它有多矛盾,不管她或他可能丢出的反驳,有多大声。
我还是要救他。
因为我爱他。】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secret (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akiko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学画画中。
カレンダー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06/21 akiko]
[06/20 su]
[06/10 akiko]
[05/12 F]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Ninja Blog
template by Temp* factory    phot by FOG.
cat of model by Cat Cafeねころび

忍者ブログ [PR]